旅游资讯 健康资讯  服装服饰
娱乐资讯 新能源 科技资讯 
动漫资讯 体育资讯 戏剧歌舞 农药资讯
家居生活 房产资讯 电脑资讯 小说
家电资讯
it资讯
 
山谷里的手艺人 石英丽采访手记
http://gfhxd.cn  2020-05-23 03:41:17  

  石英丽,64岁 侗族当地传统手工艺人

  石璐微,“渔”牌侗族系列手包合作设计师

  侗族采风时,“渔”设计师深入当地村寨生活,与世代居住此地的原住民密切接触,时常震撼于上百年之久的绣品,至今犹回响起旧时光掠过侗寨时的质朴心声。

  侗家姑娘从小开始学纺纱织布、织侗锦、绣花等针线活,长大后个个都是纺纱织布能手,一个姑娘的手艺水平甚至决定她今后在夫家的地位,因此很多阿妹从小开始制作自己的嫁妆。当我们到达融水县安太乡时,石璐微作为东道主忙着为我们联系乡邻,带我们见识居民们珍藏的侗锦或绣品,并引荐我们认识当地最知名的手艺人,被我们称为真正的民间艺术家——当地全能手工艺者石英丽。

  独立设计师石璐微(左)与石英丽(右)交谈

  从石璐微家的小巷里拐出来,横过一条马路就是石英丽的家,跟其他侗家一样,都是年代久远却很结实的木质小楼,沿着逼仄吱呀的木梯通向二楼,就是他们平日里生活起居之处,暗淡的光线通过木质窗棂洒向屋内,像是放慢脚步的老电影,放映着简朴而平实的生活。屋内的墙上贴着谢霆锋、林心如的海报,还有几张落满灰尘的三好学生奖状,屋角堆放着未完工的竹篾编蓝,时间似依然停留在80年代的光景。

  我们一群人涌上二楼,瞬间打破了原有的宁静,不巧石英丽出门做农活去了,接待我们的是她的儿媳妇儿, 听闻我们要拜访她婆婆,嘴角不自觉扬起了笑容,直夸她婆婆厉害。她拿出家里收藏的绣品供我们观赏,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铺满整整一面做被套用的织锦,色彩饱满艳丽,丝线纵横经纬交错,排列着数种花鸟虫鱼的几何图案,丝线精密细致严谨,丝毫不见错乱。据介绍,这满幅织锦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完工,其中的心血可见一斑,设计师们纷纷惊叹不已,小心翼翼的触摸着丝线纹理,对石阿婆的好奇与敬仰之心又多了好几分。

  石英丽织锦工具

  晚饭过后,我们再度来访,得知我们要来,她特地穿戴整齐过节时才穿的服装,用木簪挽起头发与我们见面。虽已年过半百,看上去依然精神矍铄,由于她不会讲普通话,往往是石阿婆讲述一段侗语,石璐微翻译给我们听。我们与他们一家人围着火塘夜话,在昏黄的灯光下听石阿婆讲述她自己的故事。

  石阿婆对织锦可谓是天赋异禀,很小的时候便展露出天分。十岁那年,有一天她妈妈有事外出,要她照顾年小的妹妹,织布机上还留着未织完的素锦,懵懂的她好奇心起,照着前面的纹路织起来,梭织在手中不断来回穿梭,花木、鸟兽的几何图案在她手中不断成型,她妈妈回家后一看,纹理竟丝毫不差,非常讶异。要知道织锦技艺要求甚高,编织者须谨记每根经纬的顺序以及图案的排列,一根记错,则全图俱错。

  第一次的尝试给她打开了一扇通往织锦的大门,再加上她妈妈平日里有意传授,石英丽进步极快,甚至还自创花型图案,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便是她最初的灵感源泉。自此以后,邻里乡亲也常找她帮忙,于是,村里便多了个背着妹妹到处帮人家织锦的小身影,小小的年纪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二十岁出头时,她的名声已经在四邻八里全传开了,于是她专门靠帮别人织锦赚钱养家,这在同龄人当中是唯一一个。

  石英丽新完工的作品

  织锦技艺要求甚高,织大幅料尤其如此,普通织者需在织机上准备上百个档纱长竹签,编织者须记清提、按的竹签顺序,一根记错,则全图俱错。而她织锦从不做图,更不用竹签,织锦的图案了然于心。别人一个月才能织完一条锦,她几天功夫即可完工,最快的时候,3天半的时间可以织完数张床单,梭子在两只手之间来回飞速穿梭,织锦速度之快堪比机器。

  除了织锦外,她还是村里少有的全能手,可以这样说,凡是手工活没有她不会的。从拉线、纺纱、织锦、绣花无所不能,在年轻一辈中无出其右。她拿出刚织好的一张床单,花型又是她即兴创作的,我们问她这些花纹的创作灵感来自何处,她思索了一会说,每当打算做一块新的织品时,把头一抬,眼望天花板,花型就在心里生根发芽了。然后按照心中思索的花式通过千万缕丝线织出成型的图案来。我们不由感叹,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,很可惜没能见识她亲自上阵操作的场面,不然一定很壮观。

  我们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床单展开,满眼抽象的色块韵律十足,色块间泾渭分明却又和谐统一。每一根线条都有自己运动的轨迹,在几何图纹中穿插行走,这些丝丝细细的经纬线中有种打动人的张力。

  石英丽讲解织锦过程

  即便现在已到花甲之年,手脚仍然很麻利,眼神也特别好,只是现在不轻易动手去做,专门帮人做定制,白天做农活,晚上才开工。但来访的人依然不少,县里办展览都是借她的织品展出。她有三个女儿,两个已经出嫁了,还好三女儿心灵手巧,继承了她的衣钵。

  其实,织锦的工作时孤独且不断重复,必须时刻调动所有的神经元全神贯注才不至于拆线重来,只有对这项手艺抱着坚定而朴实的专注与笃定,才能织出最美的侗锦。她希望这一股股从先人手中流淌出的线流能被更多年轻的手接住,永不中断。

  这一夜大家相谈甚欢,临走时看到屋角的竹篮已经编织完成,那双骨节突出、长满老茧的手直到现在还在忙碌着,不曾停歇。